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 学生成长 > 澄池人文堂
【澄池记忆】张晓芬:心就是一座澄池
来源:长郡中学    作者:澄池文学社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27    点击率:4704

心就是一座澄池

张晓芬(1997级)

清华大学法学院毕业后求学于欧洲,后回京在律师行执业8年,现返湘自主创业


小的时候——记不清多大时,有一个夏天被大人带着上街。对于逛街无甚印象了,然而却对回来的路上抄了一条近路的记忆深刻。那条路仿佛带我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——与外面的喧闹截然相反的是,里面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,只记得有泛黄的多层老建筑,很多明亮的大窗户,尤其记得在一个地方有一堵长长的墙,墙上有许多乌木镜框子镶着的简报。“这里就是二中了,以后你要是能到这里上学,那就很了不起!”大人这样说。那个时候的自己,对到二中上学意味着什么还有点懵里懵懂。然而大人的憧憬让我也对那个地方莫名生了好感,并颇有点迷恋起墙上那些镜框与简报来。然后,我们顺路走出一个位置隐蔽的大木门,重又回到了充满烟火气的巷弄里,之前的那一段路仿佛不曾存在过。

接下来的几年中,我都没有再去过那个地方。有几次到街市,想起来那一段路,也会在心里暗暗琢磨:那个地方究竟在哪儿?自己是不是做梦呀?人的一生中,总是有一些经验对于后来的人生意义非凡,然而当时我们并不知觉。

初中和高中的六年,都如愿在郡园里度过。让我印象深刻的东西有几样:教学楼前栀子花的香气与紫荆花的绚烂——后来到了清华园,校花是紫荆花,因此紫荆花对我而言也就具有双重的含义——还有老初中部顶楼的天台,我经常在那里看着下面的人和树,思考着人生;还有校门口的长坡上曾三所题写的醒目的红色四字校训“朴实沉毅”,然后当然还有“澄池”。

记忆中的“澄池”,有一个圆形的门洞,门楣上书“澄池”二字,夏天上面会长满爬山虎,里面的两层小楼仿佛是校领导的办公室,比一般老师的办公室古朴,二楼还有葡萄架,颇有雅趣。小楼后面才是真正的那个“池”,里面有荷花,我还见过红色的鲤鱼。直到上了高二高三的时候,我才有几次机会走进“澄池”里面去办点什么事,大部分时间只是经过那里,也许望一眼,因此很长时间我对“澄池”的记忆,就像小时候对于那段路的印象,恍恍惚惚,仿佛存在过,又仿佛不存在过。

“澄池”这名字于我而言一直很新奇,然而这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,有什么含义?在郡园里的六年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离开郡园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想到“澄池”,更多的是在听到周杰伦的歌里面唱到“教导处主任”时,脑海中便会浮现站在澄池门口插着腰训我们这些学生的老曹(编者注:曹湘民主任已退休)。

离开后的十几年至今,从青春少年时的春风得意马蹄疾,到初入社会时的张牙舞爪色厉内荏,再到现在重回故里的洗尽铅华呈素姿,虽然是回到出发的原点,然而环境在变,境遇在变,自己的内心世界也在变。而唯一不变的是,对于人生这趟旅行的意义的寻找。记得在观看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时,看到少年派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探求真相,特别能感同身受——离开郡园到清华园,还是自我与外部世界混沌一片的少年,之后开始了十几年向外界求得证明自我的过程。被物质世界裹挟过,也仰慕过西方宗教及文明,更曾求佛问道,然而苦苦寻觅,无论是因得意而呼喊,还是因失意而沉默,从来没有得到过想要的答案。迷茫苦闷之余,只有去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直到,终于读到了一直在等待着我的答案。

读王阳明由“默坐澄心”转变为“默不假坐,心不待澄”。不需要任何解释,在读到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何为“圣人之道,吾性自足”。我想起了郡园的“澄池”——在我六年的少年时期一直在我生命中存在,却似有若无的“澄池”。在后来的十几年的寻求中,我如何能想到,会重回到当初的地方解锁了自己心中的“澄池”。

“心不待澄”,心就是一座澄池,本已澄澈完满,任何人均无须向外求任何事,只需向内求。以此,我解读了“澄池”的内涵,以及她在我生命中所具有的隐喻。过去的几十年人生仿佛有了一个结语,而接下来的人生却又更像有了一个新的开端。


Copyright © 1904-2018 湖南省长沙市长郡中学版权所有 地址:长沙市天心区学院街24号 电话:0731-85287900
邮编:410002 湘ICP备05007487号  技术支持:拓维教育  管理员登录